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7

令人頭皮發麻的好電影

最近看了幾部電影,那個 Zodiac 和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實在不太需要多講, 倒是The Painted Veil  和 Pan’s Labyrinth  二部,看完許久一些影像文句和感覺都還一直在腦海裡縈繞不去。   The Painted Veil  電影劇照是以中國桂林山水為背景,男女主人翁在輕舟上撐著小傘深情款款。其實這一幕,已是電影中男女主角經歷了種種痛心過程、成長、最後感情已屆昇華後的景色。 這電影把出軌故事的二邊詮譯得毫不偏頗。看得到男方雖深愛妻子卻只知埋首工作不懂經營感情生活,也看得到女方在無法溶入丈夫生活並受到情場老手的欺騙下而出軌。二人在霍亂肆虐的長江小鎮中,在自我的成長後重心認識對方,感情也在此時推向高峰。 電影中絕美的文句不勝枚舉,原來原著小說出自毛姆。觀後感- 感情真的需要智慧。總之這決對是個需要細細品嚐的好電影。建議男的女的,都應該去看看。     好早以前就陸續有朋友介紹我去看 Pan’s Labyrinth ,但苦無管道。好不容易機會來了,一個禮拜內連續在電影院裡看了一次又在家裡按著豹再看了一次DVD。這禮拜我遇到西班牙朋友,不知怎麼跟他描述頭皮發麻,我說這部片子好到我看完後頭髮都一根根樹起來。(成語新解-  好看到令人髮指???) 故事是以西班牙的 civil war 為背景,小女孩幻想著童話世界,藉以逃避現實生活中的種種殘酷無情。接著她以神祕的石頭打開了通往地底世界的聯繫,甚至牧神也出現了,召喚迷失了幾世紀的公主重返地底與父王團聚。 這看似是個給小孩看的電影,但實際上悲傷的程度卻非我這成人所能負荷。我想有些電影或小說是看完後讓你放聲大哭一場,但這部片子卻不是這樣-你明明知道有多悲傷,但這些悲傷卻非常深沈而含蓄。 故事最後說,公主在人類世界是有留下些許足跡的,但得要懂得的人才看得見。這不是頗有點小王子的味道嗎!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電影 | Leave a comment

倫敦機場的愛瑞斯

每個禮拜回到希斯羅,總很緊張的遠遠就看著愛瑞斯走道是不是又被封起來。 要是又因為什麼原因被封起來,我就得要被打回原型,乖乖去填入境單子排半小時的隊入關。   愛瑞斯是英國機場的一種掃眼球辯識身份快速通關的機制。似乎是時常進出英國機場的就會被要求去登錄眼球資料。 但這系統似乎還不太穩定,三步五時就"卡住",機場人員要去按一下 Reset 鍵,有時還不是 Reset就可以好了的。 有時愛瑞斯走道被封起來,可是愛瑞斯醒了沒人發現,我還曾經爬過圍欄硬是由愛瑞斯入關- 結果也沒人理我。 但大概每隔幾個月就免不了因為它故障而被打回原型一次。習慣快速通關,哪還能禁得起動輒半小時的長隊,髒話偶而會很難被克制得住。   今天二個中年人為一組排在我前面要去讓愛瑞斯掃眼球,二個都一副商業人士形像像是來開會的。 首先前一位他因為不知在猴急什麼,他的上一位剛走,他也不等燈號變綠就馬上靠過去。結果脆弱的愛瑞斯就這樣故障了。我看到心都碎了。 這位紳士馬上對著他的同事當著我的面罵了一句F,又跟旁邊的海關人員抗議- 這什麼爛系統,老是當機,我時間很寶貴,………….. 要罵體話誰都想,但這麼多女士在附近這種話還真沒水準,更何況你自己那麼急靠過去我們還想罵你咧,時間寶貴了不起啊。   愛瑞斯被 Reset 了。結果這紳士門一開就衝了進去,愛瑞斯盡心盡力的叫他向前向後努力辯識他的眼球資料。 甚至一位技術人員看他半天不著頭緒也跑來幫忙- 是下面那個,對,你包包不要擋住鏡頭,頭往前一點。 在這位男士進進出出二回合後,大家都不耐煩了,我後面的人也在叫了- 你有登錄嗎? 可不可以換個人試啊?這個人不知道怎麼掃嘛。 這個男士也不甘示弱,罵愛瑞斯的髒話愈罵愈髒,還不忘對著後面回應- 我當然有登錄,之前三四次都完全成功啦…….   結果三次進進出出闖關失敗,這男人灰頭土臉被打回原型填入境單。 我的感覺也是他跟本不知要看哪裡,而且重點講話這麼沒水準,其實早該有人把他架走了。 接著他朋友試居然又失敗,於是後頭鴨雀無聲了,大夥開始覺得可能真的是愛瑞斯有問題他們錯怪了人。 到我了,小令加油千萬要爭氣。於是深呼吸一口我進了閘門,沒想到- 二十秒搞定。 差點沒有回頭給那個沒水準的男人一個海瞪(算了他還在填單子)。哼,怪東怪西,明明就是你自己不會還浪費大家的時間。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