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7

善良的瑞士同胞

今天出了機場,心情已經很愉快了,因為又來到了我最愛的瑞士。 跳上了台計程車,司機問我是不是新加坡人。   不是吶,我是台灣人。 啊台灣!那是高科技產品來自的地方。好多電腦! 還有很棒的手機!我高興的微笑著。 接著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   小姐那我就不載妳去飯店了。 啊?(驚嚇中) 把妳留在車上給我自己。(天哪瑞士也有壞人,我慘了,這時原本就緊握在手上的手機已經幾乎要播出一個客戶的電話號碼求救)   他笑笑又繼續說- 沒有啦我開玩笑的,台灣人也會講玩笑話吧? 當然。 不過妳應該是最美麗的台灣人吧?又年輕,大概只有20歲。 我再也不敢答腔,只有保持禮帽的微笑。   台灣也有台灣小姐吧?像我們瑞士有瑞士小姐-選美皇后。他還在那裡繼續說。 最後我還是平安到了飯店啦,這司機果然只是開玩笑,但那句把我留在車上的話實在太嚇人。   不過居然有人說我是台灣小姐哎(當然那司機沒去過台灣),回想起來真是心花怒放。 明天開會,大概瑞士康說什麼我統統都會點頭!!!!!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1 Comment

戈雅的魔鬼

這週未在荷蘭看了這部 Goya’s Ghost,似乎譯為戈雅之靈的片子。 抱著滿心期待但看完不知所云,一是訝異 Milos Forman 怎麼會導出這樣的片子,二是再次覺得這片名的翻譯真是嚇壞人的爛。   先說片名。 在少女 Ines 指著修道士 Lorenzo 的畫像時,Goya說:That’s a ghost。我相信這成了片名之所以為 Goya’s Ghost  的原因。 跟畫家的靈魂我不知是扯到哪裡去了。   再來說故事內容。 簡直是,藉著 Francisco Goya 的名氣來點綴一個了無新意的故事。 要抓 Goya 的名聲也就算了,偏偏對此一人物的描寫並不突出;非但如此,對那魔鬼以及少女的描寫也都不突出。   這讓我想到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我只看過小說,但同樣是由一幅畫所聯想出來的故事,它的可看性就強多了。 因為它的故事讓人覺得真實,它的情感也讓人覺得強烈而深沈。 本片實在太複雜,講了宗教的醜惡、時代的悲情、人性的弱點,可是就沒有看到感情。至少我沒有感覺到強烈的感情。 在人性的刻畫上,我也不確定了解導演想表達的是什麼。可能我太笨了看不懂,但只覺故事老套且毫不撼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電影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