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6

失落

今天接到來自姐妹淘的一張照片,是一張她和老公在訂婚宴送客時的照片。   看他們笑得甜甜,心裡當然是為他們高興了。 但除了高興,還有一陣失落。   還記得好多好多年前研究所畢業的那個日子,她帶著新交的男朋友來找我,我們互相介紹時,我狠狠的打量著- 這男人是不是個好人啊?能不能好好照顧她啊? 接著是我新交了男朋友的時候,我們在北埔一同共度的那個午後時光。接著是新竹的某個湖畔,接著是一起去花蓮的那個週未,接著是我們在知道即將離開台灣時,在雙聖一起慶祝的那個生日,。。   這些年來每當有老朋友訂婚結婚,我總是排除萬難一定參與。再怎麼辛苦,也不過是台北台中的距離,最多也就是南部北部的車程,能不能辦到其實也只是有沒有那一顆心。   但今年,錯過了秀姮的結婚宴,又錯過了怡錦的訂婚宴。 遠行的代價,真的很大!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Leave a comment

反方向的CIS

記得是在冬天,第一次去拜訪瑞士是由米蘭坐火車北上的;那時也有把心裡的驚艷發表在這裡。永遠無法忘記的是,在義大利受了一肚子氣後,意外的在火車上看盡美景,然後- 忽然出現了的,是那位酷似北極特快車車掌的的查票員。 他用厚厚的笨笨的聽來很怪的瑞士口音在進列車時用德文大叫一聲 查票了! 查到我時,我邊把票交給他邊問 這是瑞士到了嗎? 然後是那永恒的一刻:他吹著他紅噗噗臉上的翹鬍子,用手指頂一下高帽子笑著說 是的歡迎來到瑞士!   我總是想像這些瑞士人在假日時脫下他們的制服- 可能是西裝、迷彩服、列車車掌制服、或是酒店服務生的襯衫白褲- 然後全換上吊帶褲,在驚人的山谷草原下,怡然自得的趕著牛群。   這一次,正巧瑞士和義大利又被排在相鄰的二天;於是如法炮製- 同一車種,只是方向相反。   但是相對於漸入佳境,這次卻是火車愈向前行心情愈發沈重。 到了邊境時,義大利長相的海關警察進到列車來,嘰哩咕嚕,查起我的護照了。可想而知這本綠色護照走到哪裡總免不了要解釋一番。   但那時心裡在想的是- 你乾脆把我原列車遣返好了,不是有要開會我也不想來! 對啊,誰來告訴我?誰會想從瑞士前往義大利啊?   反方向的CIS- 簡直是自尋煩腦。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