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7

別人的生活

不凡的電影 Das Leben Der Anderen,無數的橋段都可圈可點。 在我的想法裡,如果它不是不凡,那它可能換上另一個片名- 好人奏鳴曲(Sonata für einen guten Manschen)。 -政治與藝術,這部電影把這二個元素好巧妙的結合,而好人奏鳴曲串聯其中。 如果它不是不凡,那我們最後可能要忍受二個大男人相見握手然後不知如何是好不知從何說起的劇情。 -看到最後監聽者結帳時講的那句:不用包裝了,這書是給我自己的!(das ist für mich!)  天哪真想站起來鼓掌(眼眶又濕了),完美的一句話、完美的那張苦瓜臉、完美的句點! 本來只是抱著很久沒看德文片的心情去看的,卻萬萬沒想到會是看到這麼精彩的片子。   現在腦海裡全是監聽者的那張臉,演的真好!從堅信社會主義的腐化麻痺,到受到藝術家啟蒙進而感動,到甘冒危險卻還充滿自信做自己認為對的事,到壯列犠牲後潦倒時那認命的眼神,到終了在書本的序言意外發現了自己編號時的那個滿足。。。 另一幕我好愛的:監聽者、球、小男孩先後進了電梯,小男孩一眼就認出他的特務身份。當小男孩天真的把他爸爸對特務的描述道出時,監聽者微笑了一下直覺反應的要問他你爸爸叫什麼名字,但卻又中途改變心意而問他你的皮球叫什麼名字。   *一看就很阿共的堅聽者*                         *勇敢又有正義感的劇作家*      *代表了人性弱點的女演員*   這部電影仗著各司其職的演員、難以一一列舉的巧妙文句、諷刺、前後呼應和完美的架構,我覺得它又是另一部不容錯過的作品。 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我沒看過的不敢講,單看它打敗西班牙 Pan’s labyrinth和丹麥 Efter Bryllupet,我個人認為是實至名歸。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電影 | 2 Comments

The Whore and the Whale

回到台北,不能錯過的當然是電影盛宴。再忙也要抽出空檔去戲院報到。 The Whore and the Whale。出色至極,是個帶著強列女性主義的阿根庭電影。     台灣翻成情婦與鯨。其實是客氣了,Whore 誰都知道是娼妓之意。 靠皮肉或賺錢或搏取知名度,在30年代或是在現代,角色地位可有不同但內心處境也可以很類似。   探戈的迷人風情、巴塔哥尼亞的美麗風光、及用同一隻鯨魚擱淺所串聯起的二個時空交織下, 我們看到了二位女性的生命能量及思維,她們在自己的故事中如何因女性地位而困惑(就像鯨魚的擱淺)及最終怎樣的解放。   很喜歡電影裡的一句話,大概是說:由陸地看海,看不到真實的情況;比方你看到鯨魚像是在飛翔,當你潛進海裡,你才看見他們在游泳。 這難道不是在呼應著一般社會由男性思維來界定女性地位嗎?二個不同年代的女主角都因此而受困。   可能腦海裡最美的探戈已經自小定型,這電影裡較感動我的其實是影像。 巴塔哥尼亞的美已渾然天成,但真正令人激賞的,其實是最後那一幕- 蘿拉緩慢由機上墜落,墜落,再墜入海平面,沈下,沈下,蘿拉仍睜開的雙眼交錯了眼前的鯨魚,再沈下,沈到海底。 空中飄翔的紅色薄紗,水裡飄流的紅色薄紗,蘿拉注入海中鮮紅的血。   這片子也讓我聯想到好久以前看過的Henny & June。

Posted in 電影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