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8

滑向藍道

      二個禮拜前,小令擁有了自己的滑雪鞋了。 豹於是安排了一個三天二夜的瑞士滑雪行程,正式把小令推向藍道。 這招著實高明,綠道對小令來說算游刃有餘了,但是瑞士滑雪場根本是由藍道起跳。   因為天氣不好能見度低的關係,小令滑著滑著居然暈船了。 雖然沒有輕鬆綠道可選,但瑞士滑雪果然就是比法國滑雪舒適,將來要滑雪也不做他地選。 路人和善(沒有橫衝直撞的滑板,小令偶而摔倒或卡住也總有人停下來提供援助。)、週邊商店不亂烘抬價錢、上廁所不用被迫給銅板、買票不用看屎臉、。。。  第一次來到瑞士德語區,豹已然默許此區水準及層次就是不同,也同意了它將是咱們以後養老地的首選。                 瑞士滑雪週未住的小鎮,環境好到令人贊嘆,推開窗就是美景。 我們去滑雪場途中還經歷到另一件瑞士神奇- 汽車上火車。 很有秩序喔,汽車開進車道後依次開進火車車箱後拉手煞車排一檔,然後我們睡個半小時醒來,目的地就到啦。不怕塞車也不怕事故。果然瑞士把火車的好處發揮到淋漓盡致啦。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旅行 | 1 Comment

高中母姐會

看看這個畫面,這不是母姐會家長會吧?NO 這其實是我們已然二代同堂的高中同學會。小令今年也才三十一枝花,居然已經面臨到這種樣式的同學會。小孩是很可愛沒錯啦,同學會完到楚蒂家中續攤,看到娃娃們這樣在地板上爬來爬去,居然已經有那種下個世代已經到來的感覺。          至於我咧,我再想一想吧,畢竟從來我就不是那種富有母性光輝之人。 手上沒有娃娃,小令嚐鮮坐高鐵,享受一人寂靜。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Leave a comment

迷人巴塞龍納

巴塞龍納,一個愈夜愈美麗的城市,一個小令一年也只去一次的城市。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劈腿

我們二年前搬進荷蘭的家時,有找了一位油漆匠來幫忙粉刷。 這位彼得因為就住附近,後來我們家裡要打瓷磚或是釘什麼櫃子時,時常他就過來借我們工具或是跟我們一起做,有陣子真的還蠻熟的。 後來聽說他有一天計劃外提早回家,居然把他老婆捉姦在床,他當場氣得要把她給休了。但最後搞半天還是沒有離婚。 一是因為錢啦,雖是他老婆背著他偷人,但只要一離婚二人的財產就得加起來後除以二對半分,對彼得來說真正是吃了虧但怎樣也輸。 另一者是,他老婆的講法- 她只是偶而出牆偷吃啦,心裡愛的只有彼得啦。   豹在公司裡有一圈小小的法語社交圈,來自巴黎的歐荷女士和荷藉的老公育有二女,小孩都還沒上幼稚園。 大概半年前豹有一天在公司外的路上,偶然蹱見歐荷和他們同樣法語社交圈的同事並肩走著卻舉止非常親暱。 幾個月後,這位有夫之婦和這位男同事在一起的消息就公開了。 當豹再在公司走廊上遇到歐荷時,歐荷雙眼閃著幸福,聲稱這回才找到了真愛,即使這男人已罹患癌症還是堅信二人能互相扶持面對任何艱難。   幾乎是同時聽到這二個故事,我開始想到的是- 劈腿的定義是什麼?是靈魂上的背叛還是身體上的背叛。劈腿的要素是什麼?是不仁不義還是勇敢面對自己? 歐菏的故事更是讓我頗為震驚。我們是去過她家吃飯的,家裡佈置得溫馨舒適,老公多金有才氣,二個女兒可愛得像天使。 可是她卻為了眼前看到的真愛,放棄所有選擇了一條艱苦的路,決定跟著的那男人還身懷絕症不知明天有多長。 看看她家中的老公和幼女,還真的無法理解她何能如此狠心。   在豹的眼裡,二個故事卻是一樣的,都是一例人妻抛家棄子不知羞恥。 不知道我是不是太婦人之仁或是中心思想不夠明確,對例二其實我的同情和佩服是多於責難的。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