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7

歡樂的日子咻一下就過去了..

二天前,踏著愉快的步子,我飛奔到牛津去,去會見從小的青梅竹馬 (不確定我們有沒有規定青梅竹馬一定要是異性)。   牛津我們看了什麼不重要,到了伯明罕我們第二天去了哪裡也不重要;這些都記不得了,只記得那些愉悅的輕鬆的暢快的談話。 然後忽然之間又是話別時的依依不捨。   我一向珍視友情,而且往往重視友情更甚愛情。 也許是我們都長大了,週遭的一切跟小時候比起來當然是複雜醜惡了許多, 於是在這個時候,來自純真年代的友情也就形成了一種沒有壓力沒有負擔全心全意的互相傾聽。 真的感激- 我擁有這麼多。   最近把剛買的數位相機給扔壞了,車子輪胎好像又給我擦壞了,然後少根筋把17點想成19點又害我被罰30鎊的停車費;禍不單行。但賽翁失馬焉知非福呢,今天居然就有意想不到的好事到,這樣可能一切都值得吧。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1 Comment

女皇日

小令不是住在倫敦而是住在溫莎。 溫莎最出名的就是- 身為目前英女皇的居住地。   週日待在英國照例要來一題心靈滋養,查了一下原來 Babel (天哪中譯又叫做是什麼火線什麼的) 英國還沒有上映。飲恨。 另一個選擇是波特小姐。算了,看來不太符合我想要沈重的口味。 翻了一下溫莎藝廊,原來這禮拜在上映The Queen,就這部吧。   記得幾個月前就在西班牙看到這部電影的海報了,有點失敗的 Hellen Mirren 英女皇劇照讓我第一時刻誤以為那是反串秀舞台劇宣傳。 (天哪誰設計的海報?應該放她有戴帽子時的照片,說服力會稍高一點咩。 我放的照片- 第一張是英國海報,下面一張是西班牙版海報。)   電影本身我不覺得有多出色,倒是對其中的幾幕和我看到的英國頗有感覺。 皇族一家到白金漢宮前探視哀悼黛妃的民眾時,女皇接到一個小女孩指名給她的花束時感動莫名;黛妃的傳奇、媒體的炒作、政治界的角力,當這些都散去後,英國人對女皇的愛戴郤還是堅強的存在著。這種愛戴也許敵不過一個危機,但它代表的是一種另一層次的時代意義。   今天的溫莎藝廊不同於往常服務小眾,放映室裡居然擠得水瀉不通。 我環顧四週,發現除了平時會來的小眾,大多是老公公老婆婆- 很奇異的景像,我想除了這播放片名是女皇,今天這放映室也是獻給她的。

Posted in 電影 | Leave a comment

友善的週六英國

剛從一個長長長的假期返英,玩累了所以決定這禮拜又留在英國。   起了個大早開車去郵局拿我的包裹,原本在車庫裡遊盪的老先生看我進閘門就衝進辦公室笑咪咪的等我。 早安!麻煩你我要領這個掛號。我跟原來就站在窗口的那個先生說。 剛進來的老先生一個箭步上前接過了我手上的條子對我點點頭。真是很可愛的小姐,你說這不是一個很可愛的小姐嗎?他又轉頭跟他同事說。 他們正在找我的包裹時,我看到窗口前的一個告示- 我們的員工有權力在非辱罵的情境下的完成他們的工作,謝謝您的合作。 我心想這裡簡直是一團合氣,哪裡會有人要辱罵他們啊。   接著我又開著車去找Nissan保養廠,要去把點箊器給裝起來。 天氣又濕又冷,我停好車拎著上次去賣場買的點箊器零件走進保養廠,有二個男人在討論事情,我等了一下後決定敲敲窗,於是其中一人走出辦公室。 嗨早安!有什麼事嗎? 早!我開一台Nissan的Micra,可是它的配備裡沒有點箊器,我已經買好零件了,可以請你們幫我裝嗎? 可以,你的零件如果可以用,我們半小時就可以裝好,費用是四十鎊。 好,我有帶來,那可以麻煩你現在看一下這個是不是可以用的嗎。我遞過手上的零件。 他猶豫了一下後,跟著我走到停車處,我打開車門讓他研究。 大概十五分鐘後,這位先生直接幫我把點箊器裝好了。這樣可以了,妳抽箊嗎?他示範了一下裝好的點箊器。 我笑著說我裝點箊器不是為了真的要點箊,然後我關鎖上車門跟著他。 已經OK了喔沒事了。 可是我要跟你去付錢不是? 喔不用,我說沒事了,不用擔心。他笑著揮揮手,把我留在原地一臉的感激。   處理好早上排定的二件大事後,我把車停好,坐著巴士去倫敦。 這一天的倫敦也沒有二樣,我進進出出,手都不用伸一下。上面寫著或推或拉對女生們其實都一樣,因為都會有附近的先生早你一步去幫你開門。 博物館裡又遇到一位穿著制服的阿伯親切的跑來跟我問東問西想要閒聊。   每個人對不同國家的接受度和感覺都不一樣。很幸運的,我對於這個居住地充滿著好感,一切的系統我都覺得可以理解而且樂在其中。 最重要的是人,這個國家的人真的很有修養很不一樣。   附上這個是長長長的假期豹先生豹太太在那個不友善的國家划雪的照片。 終於- 划雪也輪到我了,所以當我好不容易出了法國,心想四肢還健全真是福報!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