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7

香堤薏婚禮

忙了好久, 終於法國婚禮也圓滿落幕了..         很高興夢想終於完美實現..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1 Comment

至香堤薏之路

小令不是經常性的在抱怨法國的無秩序嗎? 這篇文章大家可以評評理了。   巴黎機場是小令聞之色變的機場,我能躲則躲否然大災難又會發生。(雖說希斯羅可能更可怕,但它在小令居住地所以也沒啥好說的。) 上個月我到巴黎,因為想到有些朋友即將來香提薏參加我的婚禮,一口拒決了老公來接,我冒著危險決定自己為朋友們嚐試由機場到香提薏之路。 我當時心想,如果我這巴黎衰神都能自行坐大眾交通系統平安抵達,整理個小介紹,應該我的客人到時也能順順利利。 由機場至香堤薏一般車程據說是三十分鐘,但我保守估計大致我這首度嚐試會花個三至四小時。   首先,我知道機場在巴黎和香提薏的中間,機場有直達TGV 到巴黎、巴黎也有直達火車或快速地鐵到香堤薏,但難道這是唯一解嗎?很繞路喂! 所以我決定先至機場的搭車處詢問。 研究了一陣發現 a) 去坐子彈列車TGV,我們必需要去搭一種叫做CDGVAL的電車。CDGVAL其實就是聯絡機場裡各Terminal的一種快車。 但如果你不知道這個就會有點難,因為就算你面對著這名字的指標,你可能還在找有沒有指標會指你去TGV。   好了找到了也坐上了CDGVAL,這下要在哪裡下車呢? b) 我誤打誤撞跑到了Terminal 3 的 Roissypole - 其實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它到底是個地名呢,還是運輸站的名字,還是是其他一回事。我知道其實巴黎人時常稱戴高樂機場為Roissy(但我們也不會叫中正機場為 "大園" 唄?),直接以那個地名稱之;但我也查不到 Pole 在法文有啥意思。   原來Roissypole 不能坐子彈列車,它只有地鐵和巴士的站,但卻有賣子彈列車票的機器和窗口,這下我目的還是達到了,直奔窗口詢問。 一問之下跟我想的一樣,得要先坐回巴黎才能由巴黎再轉車去香堤薏,雖說售票人員是標準的屎巴黎人臉,我還是一問再問。 最後他說有可能我可以問問巴士售票口,可能有直達巴士到。 巴士票口說沒有!我好像又進了死胡同,比手劃腳的說那有沒有到附近的巴士?她終於明白於是給了我一張小brosure 說我可以坐車到克艾偶。 打電話跟豹確認,沒錯克艾偶的確是香堤薏的鄰近城鎮,於是我出了Roissypole 找我的巴士上車。 幾經奔波我到了終點站克艾偶,離香堤薏只有幾分鐘的車程。   只能說巴黎的系統,是給知道的人用的。不知道的人- 最好時間多分配點,因為實在你要一問再問。(問了還不見得人家願意誠懇回答)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再一次交會布拉格

重回布拉格, .. 這已是小令的第四次…   第一次我在這城市待了七天,一個人住在跤區極簡陋的青年宿舍四人房,                 早上天不亮就去搭半小時的電車出發,  享受完歌劇、黑光劇、木偶劇、管風琴音樂會、.. 總到半夜才回到房間。         啤酒沒喝多少,倒因為禁不住寒而一天進三四次咖啡店。                       每天在路上走十多小時,              為了省錢肚子空空的,卻吸的飽飽的布拉格。   第二次我們待了三天,我和潘蜜拉,我們住在新區的B&B,小令把這個城市當作自己的故鄉似的,驕傲的述說著自己熟知的、反覆在夢中咀嚼的一切。我們每天一樣在路上狂走,跟一狗票遊客一起享受著初春微涼的布拉格。 布拉格- 看了二次還是不覺得夠,..照例我觸摸著查理大橋的雕刻,雖然知道笨,還是逼自己相信這動作會再帶我重回布拉格。    第三次我們待了二天,我和豹,.. 住在小區的飯店,在我愛的聶魯達瓦街.. 我們悠閒的遊走,夏日陰雨的布拉格卻也滲了些不悅的插曲.. 雖是如此,小令還是認真的為這個城市辯護。 羅馬的宏偉,經常讓遊人們忽略了布拉格的精緻燦爛;倫敦的驕傲,讓見識過的人感受不到布拉格的含蓄美感。 豹在驕傲的巴黎長大,三十多歲第一次看到了布拉格,敷衍我焦急眼神時丟下一句- 這城市算是迷人!    第四次- 這一次我、豹、皮特、卡翠娜和妮琪,.. 在布拉格公寓,         二天的純捷克週末,.. .除了感受到濃濃友誼外,       一連串和在地人的捷克文學、電影、人文、政治討論      讓追根究底的小令自認為又了解了更多的許維克精神。                還是堅持自己上輩子是個捷克人。      數不清是第幾個晚上我站在舊城廣場看著泰恩的尖頂,            對自己說- 我看到了布拉格最美的一刻。   結束了那個週末後,我投入了布拉格的公務生活,時時刻刻都告訴自己- 偷半小時出門走走吧, 但總是除了開會我就坐在飯店房間裡接電話寫mail,儘管只消推開窗我就會看到擠滿了遊客的聶魯達瓦街。 要離開布拉格的前一晚,忽然想起這次好多事還沒有做- 還沒有吃到尼得基、還沒有看到查理大橋、還沒有摸到那個會帶自己回來的雕刻。 我匆匆離開了吵雜的晚會現場,循著腦海中布拉格的地圖,踩著高根鞋一路走向查理橋。 夏日夜晚的查理橋,吵雜得像白天,滿是穿著背心短褲帆船鞋的遊人們,點綴著了無新意的街頭藝人。 又一次在即將離開時,幾乎是掉下了眼淚。

Posted in 旅行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