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8

劇場迪瓦得羅

在捷克簽證過期前一週,小令又硬是湊出了個捷克行。(跟這個地方已是沒完沒了)    捷克真的太可愛,捷克文也是迷人到了極點。待在這個城市,即使閉上眼忽視週遭的璀燦,只消聽聽身旁的捷克語閒聊,嘴角就能不住的泛起微笑。 記得第一次的波西米亞行 ,對捷克文劇場一字深深著迷。Divadlo Divadlo…. 念著念著已經像是充滿著魔力。Nikki 的那些 Maminka (親暱版媽嘛)叫喚,和我自己也能喊出的Diekuyo(親暱版謝謝),也是可愛到了極點,不知世上有什麼比這更甜。 也許如果連他們的語言也真的那麼喜歡,小令是不是就該停止了只在入口徘徊?some says Life is a fight。我說 Life is a journey of discovery,發現各種不同的美,當然每天也可能發現自己多無知(happily)。No pay no Gain- isn’t it? 昨晚看了一部還算不錯的電影-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雖然那些英雄式的配樂和流俗的舖陳很令人作嘔)一些很有哲理的對白讓小令細細的檢討著自己所為何來、要的是什麼、被指派的是什麼、什麼才是自己快樂的泉源。想著想著似乎有了一點頭緒。 對了既然講到這部電影,一些片中我自己很有感覺的句子跟大家分享-There aren’t ordinary moments.* 所以要珍惜每一個當下。                                                                    .大腦也是反應的機器,腦中所有的思緒並不能代表真正的想法。* 小令不時受到自己一些無端的念頭困擾而自責,這句話真的讓我如釋重負。                                        .旅行的意義不在於終點而在於過程。*(深深一躹躬)如果只想著抵達後就會怎樣怎樣,那路上所有該體會的風景就都浪費掉了。             .Where are you? Here!   Whe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Leave a comment

法語區來的計程車司機

這個禮拜在我心目中最有效率有秩序有人情的瑞士出差,卻發生了許多令我大感意外之事。   第一是同行乘坐商務倉的同事,落地蘇黎世後發現自己的行禮下落不明,甚至瑞航拿著他的行禮條碼也無法回答行禮究竟何方。 對於歐洲內陸點對點直飛的班機,坐的又是商務倉,這是幾乎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雖然苦等多時後終於行禮慢條斯禮的還是出現在我們面前(若無其事貌),整個事件的感覺就像是法航之流才能搞出來的羅生門。 我一句話都沒說,因為這超出了我歐陸空中飛人及瑞士技持者的可理解程度。   接下來伯恩的會議結束後,計劃中的火車居然在最後一分鐘被取消。我們在幾乎是午夜時改乘另一班火車然後換搭最夜班平快回到蘇黎世。 往好處看,大概也只有瑞士火車站,大家才能對臨時解一目了然,順利換到該換的車。 但仍然讓我不解,瑞士火車的秩序一向是我仰慕而崇拜著的;出現這種事,大概就像名貴瑞士鍾錶居然時間亂報似的令人無法置信。 況且原本不到一小時的行程變成了一時半,雖然沒人口頭上抱怨,但這已是令人深感不便的插曲了。 小令呡著咀不置一言,午夜時分的伯恩車站又髒又亂又吵,這真的不像我所認識的瑞士。 午夜時分令人不悅的火車站。但當小令看到自家公司做的廣告,還是忍不住站過去來張燦爛合照。       宏達和瑞士康伙伴們的大合照。    此景大概不會常在了。 另外,甚至令我氣岔了的另一個插曲- 不要臉的計程車司機。 這個計程車是我飯店幫我叫的,不但遲到十分鍾(在瑞士這是第一次發生)後一句抱歉解釋也無,也不下車幫我放行禮, 我自己開門上車他老兄還在忙別的事不開車。我這時已經一把火冒上來了可還是客氣的提醒:我們已經晚了喔。 他老兄還在不知道忙著寫什麼:沒有關係,十分鍾內就到機場。 什麼叫沒有關係啊拜託我是在提醒你你已經遲到讓我等了十分鍾,有沒有關係應該是我說的吧,什麼態度。我已經決定了一毛小費都不給。 結果到了機場,他說他不收信用卡(拜託我第一個坐到的瑞士計程車不收信用卡的,還是飯店叫來的。) 我只好給他歐元,結果他居然二手一攤說剛剛好不用找了。不用找錢你說的啊,我明明算起來你還要找我十瑞士法郎。 我當然抗議,結果他老兄居然說如果我去銀行換錢,他們也要收我手續費的,所以他不用找錢算起來是剛好,已經決定了不還我錢。 有這種不要臉之人,我當下馬上宣布我會打電話告知飯店叫他準備好以後不用做這個飯店的生意。然後我收據也沒拿揚長而去。 後來打電話給飯店說明此事,他們大感驚訝說司機一不該拒決信用卡付錢、二不該亂收手續費或是自取小費。   我聽說要入藉瑞士是難上加難,因為他們對於外來移民有很嚴格的管制。 經過了這個計程車司機事件,我不得不同意且了解他們管制的動機。瑞士是一個極成熟標準極高的國家,豈能亂開國界讓阿貓阿狗都來當瑞士人? 以前我也寫過一些可愛的計程車司機,在瑞士,計程車司機的素質真的很高。遇到這種人,我真的覺得難以置信,很難相信他是瑞士司機。   當然此行還是有發生好事啦。小令還在德國時,隱形眼鏡又掉了一隻。在當了三天獨眼龍後終於在伯恩找到了眼鏡店。 眼鏡店服務週全,我是在打痒前十分鐘衝進去的。他們幫我驗了光,還給了我一禮拜的單副日抛,被我拖著不能準時下班,結果對我分文未取。 當我提到這事時,所有的瑞士人幾乎異口同聲說這個就叫做瑞士服務,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Posted in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殘障生活

為什麼說殘障生活呢?這其實是我聖誔節前後的划雪一週記實。但當看完以下的影片後,我相信沒人會不同意我下此標題吶。 這是第一天,感覺手杖似乎像是我的柺杖。    http://i266.photobucket.com/player.swf?file=http://vid266.photobucket.com/albums/ii265/charleenf0726/P1240106.flv 這是最後一天,一禮拜課程已經結束,小令還是繞極大圈滑極慢。                  http://i266.photobucket.com/player.swf?file=http://vid266.photobucket.com/albums/ii265/charleenf0726/P1280135.flv 滑雪的原理我感覺似乎不難理解,當我信心足夠時,甚至真的感覺到它的樂趣無窮。問題我從來就是運動白痴,還曾經被同學嘲笑是個肢障人士;所以雖然以為自己了解了該怎麼滑,動作上還是完全無法施展。除了這一點外,也像學其他運動一樣,我還要控制我心中的恐懼。比如我因為怕摔得面目全非所以怕滑陡坡、怕滑太快;又因為懼高怕掉下來所以不敢坐空中吊車。     http://i266.photobucket.com/player.swf?file=http://vid266.photobucket.com/albums/ii265/charleenf0726/P1240107.flv                                                           不坐吊車怎麼滑雪啊?難道滑下來後再包計程車開到山坡上?當然滑雪場是不會有這種事的,所以我多半花久一點時間去找覽車坐,(覽車是把所有人包在裡面然後吊整個車箱的,那跟坐飛機還不是一樣?飛機飛更高咧我可會坐的!),除了覽車我就只坐推屁屁。 如左,這就是小令坐推屁屁上山坡啦。顧名思意就是把個勾子放在屁屁上,然後人就被拉上山。所以並不是把人吊得高高,脚踏實地我再開心不過。雖然看起來也比較菜。而且這種吊法只存在於極緩坡(Green Track),所以為此豹對我將來的進步空間深感憂心。 這樣看起來我好像一點也不適合划雪,那到底跑去划雪場我是自虐嗎?(不是自虐因為不是我自己報名參加的!)總之整個禮拜像在上演受難記,我就是那慘不忍睹的第一女主角受虐婦女。 我有一個小優點是從善如流,假設可以講一件事的好處講到我萬分同意或是基本上回不了咀,那麼有人邀我去做這件事我即使含著淚也不便推辭。豹是成天講運動的好處講到我認輸了,跟他在一起後我真可說是一改從前視逛街為唯一運動的陋習,二人上山下海已成家常便飯。不過我必需要說,人如果挑戰極限,當下得到的體驗自然是價值不匪。但至於之後會不會繼續,則需端看快樂是否大於痛苦嘍。

Posted in 娛樂 | 2 Comments

約翰馬可維奇

快回台灣了,想到這個就來關心一下現在台灣上映哪些電影。 於是看到了這部由約翰馬可維奇演的情慾克林姆,非常非常非常期待。      這部片子,光看到導演的名字我已經按耐不住,看到又是約翰馬可維奇飾演克林姆我更是想要馬上去訂票了。他演出的角色不論是主角或是配角,好人或是壞蛋,執著或是性感,幾乎沒有一次令我失望;他參與的影片不論是典型商業電影或是獨立製片,有他的部份幾乎總是無可挑剔;似乎沒什麼是他不能演的,才華洋溢。好萊屋男星中,我極欣賞的或其魅力我自認是無法招架的屈指可數,約翰馬可維奇即是其一。 記得一開始我還是把他當作一般演員在看待,直到在1998的 The Man in the Iron Mask,對他性感無比的嗓音驚艷不已。接著因為 Henry James 也因為 Jane Campion,我看了 1996 年的 The Portrait of a Lady,同樣是約翰馬可維奇主演,看完後連日為他所詮飾的那個壞蛋 Osmond 相思到睡不著覺。到現在我還記得在傘下他說的那句 I’m absolutely in love with you 。我也要像故事女主人翁似的也天旋地轉了起來。(很多人給這片子負面評價較高,我卻真的愛死了也對此詮釋感動萬分。)1999 的一部獨立製片 Being John Malkovich,他在片中演他自己,更是酷到了極點。之前也寫過的 The Shadow of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電影 | Leave a comment

窗子打開人丟出去

記得小時候,國小三四年級時,我是一個極悲情的小朋友,那大概是我人生中超級黑暗的日子。(僅次於那個極度肥胖的研究所時期) 那時候每天第二節課下課固定的活動,就是和班上一個頗腥腥相惜的女生,一起走到學校後門的營養午餐廚房去看今日菜單。不是因為我們特愛吃,其實是因為我們特不愛吃,而緊張得無法等到中午。 可能媽嘛燒得一手好菜,味覺被寵壞的結果就是,聞到學校中午的大鍋菜我會有直接反胃的感覺。而吃下去更是經常的就嘔出來。 東方人的思想不挑食是一種美德,來什麼就該吃什麼,不可以浪費,營養也才能均衡。 我三四年級的導師也是這樣想的,鋼碗鋼盤裡的東西除了骨頭果核,全部都要吃光一樣都不準倒掉。 於是我每天真誠的含著淚水拜託打菜的值日生:可不可以不要撈到那個?可不可以少盛一點這個? 午休時間所有的小朋友都趴在桌上睡午覺,只有我- 一面哭一面用哀求的眼神看著老師一面繼續把令人作噁的菜一口一口送進咀裡。 (直到今天我還是不喝味噌湯,因為那個味道真的直接勾起我小時候的回憶。不過至少我現在聞到味噌湯已經不會掉眼淚。)   在家就可以賴皮,不吃灑灑嬌或是裝哭裝噎到,也可以被家人轟下桌算全身而退。 不過我阿姨也有句名言- 什麼不吃?不吃我窗子打開小孩丟出去!於是不吃的東西,只要家長願意配合切得細細的,我也還願意用吞的把它們吞下去。 很自然的,很多東西慢慢在大家的逼迫下,習慣了味道,吃起來也就不再那麼痛苦了。慢慢我幾乎可以說是什麼都吃,只有愛和不愛的區別。   接著女孩長大嫁人嘍。立刻我面臨到人生中另一個與食物相關的挑戰- 所有我愛吃的我老公統統不吃。 而且我老公是什麼不吃就真的一點都不沾,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不吃是因為體質過敏,其實根本沒有的事。 我愛吃辛辣,他不吃葱薑蒜。我愛吃海鮮,他海裡的東西除了魚,其他一律不管動植物完全不踫。 他一概的吃肉,喜好程度是牛雞鴨豬羊。我對肉興致缺缺,覺得他們不放辛香料不仔細調味簡直是臭的,甚至吃了一陣子極端的海鮮素。 二人吃的方面似乎從無交集,但二人生活卻又是需要互相犧牲的,他從小沒被家裡學校教好,可也總不能只改我的飲食唄! 我很愛燒湯也愛喝湯,有我在大概前菜永遠是湯。有一次到豹朋友家做客,嚐到了細緻爽口的蔬菜泥湯,一喝大喜馬上詢問食譜。原來沒什麼神奇只要有一台 Blender。歐洲果然是先進國家!一切也就在這台菲力普 Blender 到手後,全都有了出路。 我實驗著把所有愛吃的東西都拿去煮爛,然後用 Blender 把它打成泥狀,加水適量就變成了細緻爽口的湯。然後意外的我發現豹這個不吃那個不吃的毛病,完全都是他自己想出來的,根本就不是討厭那些東西的味道。一開始我偷買洋葱回來放進雞湯裡,洋葱煮化了他看不見了,喝得碗底朝天還會稱贊今天的湯特別香。接著我索性做整鍋我愛喝的洋葱湯還放點蒜進去煮,然後釋出善意的謊言說是蘿蔔湯(我也不知他怎麼會信哎),一樣又喝得碗底朝天。 只要老爺不想看到的東西我把它煮爛打成泥再加入料理,那我家廚房現在就什麼都可以。而且我有一個毛病就是很恨浪費食物(所以我永遠都不可能成為瘦子),現在所有東西除了真的不能吃的外全都打成泥入菜吃光,連快壞掉的水果也打成 Smoothy 喝掉,還大家都愛不只我做冰箱清道夫。 今天我還去超市搬了一箱的洋葱,真的感覺餐桌上的苦盡甘來嘍!也真該感謝這台 Blender,要不是它,可能有一天我也會氣到窗子打開把我老公給丟出去。

Posted in 飲食 | 5 Comments

小令穿褲子

聖誔及新年假期我們在法國滑雪,然後拜訪了許多的朋友和豹的家人。   當我們正從其中一對友人家中駛離時,豹說:哈哈哈! 安德莉雅穿褲子啦,可憐的皮耶。 啊?我看看已的腿:可是我也穿褲子啊,這有什麼可憐的?   原來這是一句法國諺語,說某戶人家是太太當家的話,就說這位太太穿褲子。 那如果某太太宣布說她決定就好,也可以就說"我穿褲子"? 嗯可以降子說沒錯。豹的眼神中閃爍著不安。   小令波呂澎塔龍!小令波呂澎塔龍! 我重覆著想把這個新句子給記起來。 豹邊開車邊看著我練習那句法文,他看起來是真的很後悔教了我那句話。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