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8

電梯驚魂記

我曾經有過教堂驚魂記、公車驚魂記、火車驚魂記。這次來了個更小空間的- 電梯驚魂記也到我了。   也像以往的每個禮拜一或二,昨天又是一個長長工作日,我在公司裡待到凌晨一點才收拾書包準備走人。 車子停在Upper Ground Floor,於是我打定了主意坐那隻裡面有鏡子的貨梯(順便可以檢討自己熬夜加班臉上的鬼樣子), 因為其他電梯沒有直接停這樓。 電梯向下,到了我要去的樓層停了下來,但門卻沒開,按開門也沒反應。 心中有了不祥的感覺,好吧這樓不停我又往下按一樓,按去Ground Floor。電梯往下動了一下,只動了一下下就停了。 我想我被卡在Upper Ground Floor和 Ground Floor之間了。Shit!   我按下緊急按紐,沒反應。我壓住不放二秒鐘三秒鐘再更長,還是沒反應。於是我一直壓一直壓,兼胡亂敲打電梯門一通。 電梯裡手機沒訊號。不過就算有訊號我也不知道凌晨一點可以打給誰求救。可能如果大樓裡沒人在的話我就得要打緊急求救號碼了。 有人叫我嗎?是有人在叫我嗎? 我聽到外頭有人在叫。 有!我被卡在電梯裡,我想我在一樓上面一點點。 得救了,顯然他聽到我按電梯緊急紐。 在哪裡?你聽得見我嗎?你是剛才從七樓下來的吧? 我又重覆了之後我感覺他的聲音更清楚了。 好我現在打電話叫人來,因為我自己打不開電梯。你等我一下我會回來。 要多久? 我想到好像有聽過有人卡在電裡最後被悶死的事。不過想想可能不會發生,因為整個電梯裡只有我一人在消耗氧氣, 應該我還可以吸一陣子。值班老公公沒回答我要多久。好在電梯裡有鏡子,我順便利用時間檢討自己熬夜加班臉上的鬼樣子。   你還在裡面嗎?聽得到我嗎? 老公公又回來了。當然他要懷疑了,都零晨一點多了一個女孩子卡在辦公大樓的電梯裡求救,是作夢嗎? 聽得到,我還在裡面。 這句話好像整個是癈話- 當然是聽到了才回答,也當然還在裡面(希望我有其他選擇)。我應該要說我還活著。 我已經打了電話了,馬上會有人來把電梯打開。好嗎? 要多久啊? 我想知道我檢討自己的鬼樣子還要多久,就連橫肉也都已經檢討過了,實在看不下去了。(又不是妝畫得好好的在顧影自憐) 已經在路上了應該一下子就到了。妳再等一下下。 於是他似乎又走了。我坐下來,坐在角落裡自己包包和電腦旁邊。   真的沒有過多久後,我開始聽到外面有一些講話聲音了。 他們敲了一陣子,我開始想到應該要準備一下相機拍下英雄救美的那一個時刻。 結果我太慢了,忽然電梯門一開我今晚的英雄二隻出現了加上他們身後的值班老公公。 果然我在二層樓之中,老公公伸出手來拉了我一把我就爬出了電梯。(還穿著窄裙)   為時不到半小時的電梯驚魂記就這樣結束了。我謝過幾位英雄後就去停車位找我的狗子了。 其實我算很幸運,是電梯壞掉而不是停電。電梯裡有空調有亮著的燈,我其實不算怎麼驚魂到。 車子要開出停車場時我看到二隻英雄開的救火車呼嘯而去。拿出相機趕快照,拍到了小小的非常模糊的照片。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1 Comment

親和或是尊重

在香港機場逛大街時,我忽然被一個胖媽媽狠狠撞了一下。還沒回頭我就知道:這是臭老美。我並不是說大胖子講 Sorry 的就一定是臭老美。只是,在歐洲住了一段時間,我其實發現歐洲人很注意自己和他人的距離。跟熟人們有抱抱或親親的等級,跟同事你握手或是把手放在對方雙肩表示信任,跟陌生人呢就算十分胖也決不致於撞上去。 以前很不喜歡坐計程車,覺得是窩在陌生人的空間裡。現在呢,出了機場招台計程車是免不了的,久了我也就自以為習慣了。有一次在台北,我一出旅館的門,馬上就跳上一台固定在外頭排班的計程車。(外觀很新很好的車)交待完是要去桃園後我馬上就痴呆了,很想跳車,因為發現整台車子充滿了司機大哥的體味。而且攏罩著我全身。管不了開了冷氣,我任窗子大開說是愛吹自然風,接著我頭機乎是伸出窗外一路到下車。真的很噁心。外國人不分年齡層及性別,都比較有搽香水的習慣,也有可能因為他們天生體味就可能比較重。 可能有人會說,隨時注意自己和外在的距離是冷漠,隨時注意自己散發的氣息則不夠真。我倒真的覺得親和力是自己可以決定的沒錯,但是注意一下自己是不是冒犯到他人則是尊重別人也尊重自己的表現。 台灣的很多事情也才二三年我居然就忘了,只剩下所有完全美好的回憶。台北計程車的這件事發生在去年,現在每次回台北要跳上計程車時我都非常害怕,這算是餘悸猶存吧。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