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6

盲點

在進我們公寓大樓的地方,有一個控制鎖,我們需要輸入一組密碼或是用搖控器打開,如果輸入正確,會有提示 Please Enter!。   有一天我和同事一起回公寓大樓,像往常我也遇到的情形一樣,他輸入密碼後推門-不開,再拉一下-還是不開。於是他嘆口氣再輸入了一次密碼。   應該是用拉的。我笑著提醒他。   門開了以後我跟他提到我也是經常這樣,總要犯錯一次才能開得了門- 他們應該設計用推的,因為大家都遇到這種麻煩,表示大家都預設這種門應該就要用推的。我就每次都搞錯,而且我看到大多數人也每次都搞錯。   有可能,但其實癥結點是我們太急了,或是說門開啟的速度和大家的預期不同。   我不解的看著他。   因為其實大家習慣在聽到提示就去開門,結果因為門還沒有被打開所以誤以為是方向不對,再用另一個方向去開它結果反而又把它鎖上了。   我半信半疑,但後來每次當我要去開那個門,總記得要去印證一下同事說的話,數好二秒才去開門,但卻沒有再去注意要拉還是要推。然後直到今天,我沒有一次搞錯方向。   所以證明我是那種搞破壞的料而不是解決問題的料。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1 Comment

瑞士-小令夢想之地目前排名第一

昨天在瑞士開會,一路走來感觸極多,。。   怎麼瑞士東西那麼貴,吃也貴穿也貴玩的看的通通貴吶?瑞士山胞們承受得起嗎? 怎麼瑞士一個國家四種語言,樣樣都有四種系統,瑞士山胞們搞得清楚嗎? 怎麼瑞士又不愁吃穿又與世無爭又有山有水有城堡吶?太得天獨厚了吧?   記得第一次造訪德國時,心中不由贊佩他們是效率國家;然後因為敬他們是效率國家我就姑且同意了他們的鐵面無私 (鐵面=臭臉)。 第一次造訪瑞士時,對他們火車也從不誤點驚為天人。心中的結論是-效率是德語對人類潛在帶來的幫助;小令要是勤加復習德語,有朝一日也會有出頭天。 但後來愈是認識了這些山胞,就愈欣賞他們兼具德國人的效率及小國家的彈性操作,還有就是大部份瑞士山胞看來都很友善,而且我有接觸的瑞士人也都機乎是內心純真善良胸襟開闊。   有一次我在蘇黎世趕飛機忘記時間,到了機場離登機只剩20分鍾。一般來說 check in 櫃台早就關了。我急呼呼衝過去,瑞航小姐看著我的票子皺著眉頭說太晚了,我拜託她再看看有迷有可能,她嘆口氣撥了個電話給登機閘門,然後掛掉電話後問我要窗戶還是要走道。 連從來不準時的 FlyingBlue 都不等我,照理說效率國家應該要更嚴格,拒絕我 check in 免得誤了他們起飛時間。相反的他們只要求我一定要用跑的了 (you must run!)。 也好在是蘇黎世機場我才辦得到,有些國家只需要標英文卻還是往哪走都不清不楚,瑞士機場四種語言放一起一樣清清楚楚;然後海關前也不塞車,行李檢查站前也不塞車。   宿命論者小令又妄下結論- 第一次踏足歐洲我當年就是搭瑞航,這冥冥之中一定有註定好什麼!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Leave a comment

行囊裡的西班牙

最近連睡覺也很忙,起床後常常要驚訝於夢中情節的複雜度和貼近現實的程度。以前對夢的定義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但忽然這連續好幾天不同的夢有點讓我懷疑其實夢的內容並不只侷限於白天腦子裡所想的事情,我也不承認我潛意識裡有這麼些複雜的東西。 比方說五六年前曾經短暫交會的一個人-其實現實生活中我已經不記得他了-現在來到我夢裡,而且故事中他還算主角,我還能精確叫出他的全名。   以前作完夢我會晃然大晤,原來這陣我腦裡都在想這個。現在我就只能懷疑-夢裡發生的事究竟是要告訴我什麼嗎,是提醒我去檢視我現實的生活?   忽然讓我想起去年在電影節裡看到的一部西班牙片子- Unconscious (愛情潛意識)。 這正是100%我喜歡的類型片- 人物不多卻個個細緻突出,情節不老掉牙不通俗,劇情複雜卻不太枯躁,有點愛情,再加進古典的美感,…..。當然啦,背景要在我愛的歐洲某處,不然也要在正在嚮往的中南美。樣樣都好,男主角卻不夠帥,哈!那應該不是重點。   劇情是在講佛洛伊德正要造訪西班牙的前幾天,精神科權威的女婿失蹤了,留下一連串迷團;所有的迷團在他大肚子的太太及妹夫抽絲剝繭中正要展開,而劇情也在佛洛伊德抵達馬德里時推上高峰。   很值得看的片子,但現在介紹,好像有點太晚了,不知網路上買不買得到DVD就是了。   說到西班牙不只阿莫多瓦,另一部讓人散場了還不想出電影院的片子- 幸福黃色電影。西班牙色彩之豐富,不只你到現場能夠驚異感受,電影中的世界也能一探究竟。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Leave a comment

威力遠征記

自從我養了威力開始,再也迷有什麼時候,可以更甚此刻的驕傲了。   四月六日,經歷了十六小時的長途拔涉- 威力真的做到了。 而且真的是令人跌破眼鏡,威力的眼眶乾乾的,一點也不像是哭過了;我接到他時,他也不像是要告訴我什麼滿腹的委屈;看來比送他去美容院洗香香還要輕鬆。   一回到荷蘭我累都累攤了,從來也迷有那麼累過。九公斤哎,加上我自己的行禮,我覺得我才是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從在台灣的機場我就一路累,帶威力去做最後檢查,帶威力去check-in,再把他帶去吃東西,然後確定是最後一秒要關閘了才送威力去行禮輸送帶;然後不管到了哪就就是不停的煩華航小姐:哎不好意思我有一隻貓,…,哎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想說確定一下他是不是到了他的房間了,要是他還跟行禮在一起就慘了。 上了機也還一直問:唔只是想確認一下你們有迷有記得打氧氣進去,十幾個小時吶。   一路也睡不安穩,一直在掙扎要不要請華航小姐去確認有迷有氧氣,水瓶是不是又倒了等等。一直到到了荷蘭機場,看到了威力的籠籠,心頭的重擔才放下。   威力在荷蘭,看來像是很快樂,成天跟前跟後的;有時也忽然就不見一個下午,在窗邊晒太陽或是在衣櫃裡睡午覺;這個很大的天地,讓他成天探險也不嫌煩。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