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5

華江橋機慢車道

真是小看了台北高架橋的複雜度。 昨天跟Kitty通了電話後,心想新店離中和只隔一條橋,板橋又跟中和是好朋友,那由新店開到板橋應該不難吧!就這樣出發了。 一開始就忘了我當初在哪兒看到通往中和的橋,於是我憑著自己的很不可靠的方向感開,爬上了一條叫做什麼環河的。然後一直開一直開,發現下一個出口是士林了,趕快在貴陽街溜下來靠邊找人問路。傢俱店小伙子叫我掉頭直直開就會上華江橋了。好吧就這樣.. 我爬上了華江橋的機慢車道。窄窄的機慢車道剛好容納我一隻小小狗子,前有時度20的阿伯,後面則是一群氣炸了的機車部隊。 隔著一個矮矮的分隔島,華江橋的那側是三四線道的千軍萬馬,這邊卻是隻小狗子率領機慢車。 哎..人家不熟嘛!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1 Comment

希臘首部曲- 悲傷草原

怎麼會是 ‘The Weeping Meadow’ 呢? 好像看到河的場景比草原要高多了.. 當我跟一位希臘朋友提到說我要去看這部安哲羅的電影時,他的第一個反應是-’他的電影不是拍給一般希臘人看的’.. 我同意啊,當年看他的 ‘永遠的一天’ 時,簡直是不知所云 (好在這部悲傷草原沒有那麼的艱澀..);要不是人家有負責希臘市場,加上上映前安排了一趟短短的希臘小島行,我想我是會考慮良久才會下定決心買票進場,讓淚水決堤成河的。 這電影用一位女子蒼桑的一生,串連了希臘百年的悲涼歷史。故事性不強,原因是導演拍得太像詩了,太抽像了;有些場景可以花了好長的篇幅細細雕琢它唯美的影像,而十多年中發生的大事卻也可以輕輕的以一句台詞帶過;如果之前沒有稍微去了解一下希臘這一百年間的歷史,可能會有一頭霧水之感。總而言之習慣了一般記敍型的電影,大概都會覺得裡頭一些橋段有點不可思議.. 我就跟我朋友說,那些忽然會出現的樂手實在像幽靈一樣,總是掛著奇怪的表情,繞著這對男女彈奏樂器。 結局停在女子晚年驚覺自己失去一切而孑然一身的怒吼,這電影實在是悲涼到沒有一絲的希望。 三部曲看完就會了解希臘了嗎?就跟隨著這位希臘詩人的目光走走看吧!

Posted in 電影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