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6

可口可樂曲線瓶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我們念小學的時候,自然課的習作是把可口可樂的黑色塑膠底拿來當花器種豆芽。然後到了大概小學快畢業時,一夜之間現在的曲線瓶取代了原來的黑底造型。(不知道教育部當時有迷有為了這個特別去更改一下教材。)   還記得第一次看到曲線瓶,是在國小後門對面的便利商店。當時我還頗不能接受,說它是光著屁股的可口可樂,然後總覺得它會站不穩。 最近喝飲料閒聊時不經意跟朋友提起這事,經過他一番解釋我才了解當年改換造型原來是跟塑膠瓶身製程上的突破有關。   對於十多年後終於澄清一個小想法,小令總是感到無以名具的快樂! 找不到當年醜醜的黑底可樂瓶照片,這裡有個網站卻記錄了更多古典可樂瓶的演進,蠻有趣的。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飲食 | Leave a comment

不可能的任務之伊森個人秀

上禮拜因為達文西密碼客滿,終於進電影院去看了 Mission Impossible III 。感覺正如同預期。   我說 真想念電視影集的版本; 哈尼說 humm, that one was smarter。 我覺得其實影集版不只是 Smarter (一些高科技的運用,比較多的謀略,。。),更多了一種團隊精神。 不知道所有屬於新虎膽妙算世代的五六年級生 -或是更早的虎膽妙算世代- 是否也有同感。   還記得以前會有一個白頭髮的隊長,先去找到一個 Hint (那個反正會自動銷毀的東西),然後把它帶回來跟組員討論;組員各司其職貢獻想法,然後在縝密的計劃及通天的本領下,整組組員一起達成不可能的任務;每一個銜接都洽到好處,也正是如此才令人拍案叫絕。 組員中我記得有一個叫千面,一個叫鬼才,其他不記得了。 千面專門做面具,電影版裡的那個通才自己會做面具。 鬼才精通各種機器,電影版裡那個愛耍帥的傢伙似乎這方面也行得很,偶而有一個負責開車的黑人也會出來串場一下,提供一些儀器或做後勤支援。   不知道翻拍電影是不是要支付原本虎膽妙算製作小組一筆什麼版權;如果是的話還蠻浪費的,因為阿湯哥也只拿了片名、主題節奏及一些高科技概念來用用。   喜歡阿湯哥不可能的任務的人,請別太介意了- 以上純屬個人觀感。 片中的動作場景的確是原本影集版所不敵的。

Posted in 電影 | Leave a comment

新里斯本的故事

身著寬鬆的麻布褲,小令在攝氏二十度的里斯本。 剩下的最後一小時,走出星級商務飯店,彎進巷弄,小令走入在地人生活。 紅綠燈號誌在台北頗具參考價值,但在這個城市他們進一步化身成像徵性指標。   一牆單人床房間都嫌小的店面並沒有各式菜單可供選擇,進門吃午餐的客人全接受了加熱的阿媽煎餅配豆子。 而觀光客用 1.25 歐元也換得了一個站位,一杯咖啡,和一塊大蛋糕- 心裡的滿足無價。也正是除了這位不懂葡語的客人,否則店裡的家常談話人人有份。 聽計程車司機訴說著航海時期的輝煌殖民歷史,不禁懷疑北非風格藍色磁磚牆是否也是個葡萄牙旗幟。處處可見鬥牛的西班牙,相較於這個國家的紅火雞和乳牛,遜色許多,。。   將要離開時,在機場發現了市區廣場邊買的紅酒塞,由3 歐元搖身一變變成9 歐元。 於是很認命的穿回西裝,準備回到攝氏六度的陰雨倫敦。   在里斯本重拾葡氏蛋達,蠻有意思的。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Leave a comment

異鄉人的記掛

前天晚上做了很長很有故事性的夢…   夢到姐姐嫁人了, (這我連做夢都記掛,哎來人啊幫幫忙把我姐銷出去!) 夢到多了一個天使般的弟弟成天跟著媽媽跟前跟後, 然後夢到媽媽有一天變成了瑪姬喵,。。   一覺醒來,還感覺到對那個夢中跟自己很親的瘦高白皮膚天使般的弟弟的濃濃的想念。然後想著夢裡的故事,才驚覺潛意識中,原來捨不得留下媽媽孤單。   我的心總拉我到遙遠的異鄉,然後還愈拉愈遠。而那些放不下的,不是告訴自己不去想就會放得下。   今天在維也納,唯一的空檔沒有去逛街,只選了一張明信片寫給媽媽,然後邊問邊找的總算把它寄出去。我想我應該要提醒自己遠端多做一點,畢竟夢中的弟弟,只存在於我某個夢中。然後其實他還是我,我也還有他的角色。   在維也納居然看見藍色小精靈~ 藍色小精靈是奧地利人嗎?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