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飲食

窗子打開人丟出去

記得小時候,國小三四年級時,我是一個極悲情的小朋友,那大概是我人生中超級黑暗的日子。(僅次於那個極度肥胖的研究所時期) 那時候每天第二節課下課固定的活動,就是和班上一個頗腥腥相惜的女生,一起走到學校後門的營養午餐廚房去看今日菜單。不是因為我們特愛吃,其實是因為我們特不愛吃,而緊張得無法等到中午。 可能媽嘛燒得一手好菜,味覺被寵壞的結果就是,聞到學校中午的大鍋菜我會有直接反胃的感覺。而吃下去更是經常的就嘔出來。 東方人的思想不挑食是一種美德,來什麼就該吃什麼,不可以浪費,營養也才能均衡。 我三四年級的導師也是這樣想的,鋼碗鋼盤裡的東西除了骨頭果核,全部都要吃光一樣都不準倒掉。 於是我每天真誠的含著淚水拜託打菜的值日生:可不可以不要撈到那個?可不可以少盛一點這個? 午休時間所有的小朋友都趴在桌上睡午覺,只有我- 一面哭一面用哀求的眼神看著老師一面繼續把令人作噁的菜一口一口送進咀裡。 (直到今天我還是不喝味噌湯,因為那個味道真的直接勾起我小時候的回憶。不過至少我現在聞到味噌湯已經不會掉眼淚。)   在家就可以賴皮,不吃灑灑嬌或是裝哭裝噎到,也可以被家人轟下桌算全身而退。 不過我阿姨也有句名言- 什麼不吃?不吃我窗子打開小孩丟出去!於是不吃的東西,只要家長願意配合切得細細的,我也還願意用吞的把它們吞下去。 很自然的,很多東西慢慢在大家的逼迫下,習慣了味道,吃起來也就不再那麼痛苦了。慢慢我幾乎可以說是什麼都吃,只有愛和不愛的區別。   接著女孩長大嫁人嘍。立刻我面臨到人生中另一個與食物相關的挑戰- 所有我愛吃的我老公統統不吃。 而且我老公是什麼不吃就真的一點都不沾,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不吃是因為體質過敏,其實根本沒有的事。 我愛吃辛辣,他不吃葱薑蒜。我愛吃海鮮,他海裡的東西除了魚,其他一律不管動植物完全不踫。 他一概的吃肉,喜好程度是牛雞鴨豬羊。我對肉興致缺缺,覺得他們不放辛香料不仔細調味簡直是臭的,甚至吃了一陣子極端的海鮮素。 二人吃的方面似乎從無交集,但二人生活卻又是需要互相犧牲的,他從小沒被家裡學校教好,可也總不能只改我的飲食唄! 我很愛燒湯也愛喝湯,有我在大概前菜永遠是湯。有一次到豹朋友家做客,嚐到了細緻爽口的蔬菜泥湯,一喝大喜馬上詢問食譜。原來沒什麼神奇只要有一台 Blender。歐洲果然是先進國家!一切也就在這台菲力普 Blender 到手後,全都有了出路。 我實驗著把所有愛吃的東西都拿去煮爛,然後用 Blender 把它打成泥狀,加水適量就變成了細緻爽口的湯。然後意外的我發現豹這個不吃那個不吃的毛病,完全都是他自己想出來的,根本就不是討厭那些東西的味道。一開始我偷買洋葱回來放進雞湯裡,洋葱煮化了他看不見了,喝得碗底朝天還會稱贊今天的湯特別香。接著我索性做整鍋我愛喝的洋葱湯還放點蒜進去煮,然後釋出善意的謊言說是蘿蔔湯(我也不知他怎麼會信哎),一樣又喝得碗底朝天。 只要老爺不想看到的東西我把它煮爛打成泥再加入料理,那我家廚房現在就什麼都可以。而且我有一個毛病就是很恨浪費食物(所以我永遠都不可能成為瘦子),現在所有東西除了真的不能吃的外全都打成泥入菜吃光,連快壞掉的水果也打成 Smoothy 喝掉,還大家都愛不只我做冰箱清道夫。 今天我還去超市搬了一箱的洋葱,真的感覺餐桌上的苦盡甘來嘍!也真該感謝這台 Blender,要不是它,可能有一天我也會氣到窗子打開把我老公給丟出去。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飲食 | 5 Comments

可口可樂曲線瓶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我們念小學的時候,自然課的習作是把可口可樂的黑色塑膠底拿來當花器種豆芽。然後到了大概小學快畢業時,一夜之間現在的曲線瓶取代了原來的黑底造型。(不知道教育部當時有迷有為了這個特別去更改一下教材。)   還記得第一次看到曲線瓶,是在國小後門對面的便利商店。當時我還頗不能接受,說它是光著屁股的可口可樂,然後總覺得它會站不穩。 最近喝飲料閒聊時不經意跟朋友提起這事,經過他一番解釋我才了解當年改換造型原來是跟塑膠瓶身製程上的突破有關。   對於十多年後終於澄清一個小想法,小令總是感到無以名具的快樂! 找不到當年醜醜的黑底可樂瓶照片,這裡有個網站卻記錄了更多古典可樂瓶的演進,蠻有趣的。

Posted in 飲食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