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電影

令人頭皮發麻的好電影

最近看了幾部電影,那個 Zodiac 和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實在不太需要多講, 倒是The Painted Veil  和 Pan’s Labyrinth  二部,看完許久一些影像文句和感覺都還一直在腦海裡縈繞不去。   The Painted Veil  電影劇照是以中國桂林山水為背景,男女主人翁在輕舟上撐著小傘深情款款。其實這一幕,已是電影中男女主角經歷了種種痛心過程、成長、最後感情已屆昇華後的景色。 這電影把出軌故事的二邊詮譯得毫不偏頗。看得到男方雖深愛妻子卻只知埋首工作不懂經營感情生活,也看得到女方在無法溶入丈夫生活並受到情場老手的欺騙下而出軌。二人在霍亂肆虐的長江小鎮中,在自我的成長後重心認識對方,感情也在此時推向高峰。 電影中絕美的文句不勝枚舉,原來原著小說出自毛姆。觀後感- 感情真的需要智慧。總之這決對是個需要細細品嚐的好電影。建議男的女的,都應該去看看。     好早以前就陸續有朋友介紹我去看 Pan’s Labyrinth ,但苦無管道。好不容易機會來了,一個禮拜內連續在電影院裡看了一次又在家裡按著豹再看了一次DVD。這禮拜我遇到西班牙朋友,不知怎麼跟他描述頭皮發麻,我說這部片子好到我看完後頭髮都一根根樹起來。(成語新解-  好看到令人髮指???) 故事是以西班牙的 civil war 為背景,小女孩幻想著童話世界,藉以逃避現實生活中的種種殘酷無情。接著她以神祕的石頭打開了通往地底世界的聯繫,甚至牧神也出現了,召喚迷失了幾世紀的公主重返地底與父王團聚。 這看似是個給小孩看的電影,但實際上悲傷的程度卻非我這成人所能負荷。我想有些電影或小說是看完後讓你放聲大哭一場,但這部片子卻不是這樣-你明明知道有多悲傷,但這些悲傷卻非常深沈而含蓄。 故事最後說,公主在人類世界是有留下些許足跡的,但得要懂得的人才看得見。這不是頗有點小王子的味道嗎!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電影 | Leave a comment

戈雅的魔鬼

這週未在荷蘭看了這部 Goya’s Ghost,似乎譯為戈雅之靈的片子。 抱著滿心期待但看完不知所云,一是訝異 Milos Forman 怎麼會導出這樣的片子,二是再次覺得這片名的翻譯真是嚇壞人的爛。   先說片名。 在少女 Ines 指著修道士 Lorenzo 的畫像時,Goya說:That’s a ghost。我相信這成了片名之所以為 Goya’s Ghost  的原因。 跟畫家的靈魂我不知是扯到哪裡去了。   再來說故事內容。 簡直是,藉著 Francisco Goya 的名氣來點綴一個了無新意的故事。 要抓 Goya 的名聲也就算了,偏偏對此一人物的描寫並不突出;非但如此,對那魔鬼以及少女的描寫也都不突出。   這讓我想到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我只看過小說,但同樣是由一幅畫所聯想出來的故事,它的可看性就強多了。 因為它的故事讓人覺得真實,它的情感也讓人覺得強烈而深沈。 本片實在太複雜,講了宗教的醜惡、時代的悲情、人性的弱點,可是就沒有看到感情。至少我沒有感覺到強烈的感情。 在人性的刻畫上,我也不確定了解導演想表達的是什麼。可能我太笨了看不懂,但只覺故事老套且毫不撼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電影 | Leave a comment

我的德古拉印像

最近看 Historian 看到如火如荼,每個空閒的一分鐘,一定都去把書揀起來啃。看到也會開始胡思亂想,即使門窗深鎖,看著窗外也會懷疑自己不安全。 這本書的故事橫跨了整個歐洲,雖然對 Stoker 的原著故事嗤之以鼻,但藉由一位歷史學家的抽絲剝繭及千里追尋,試圖證明德古拉依舊存在且不死。有點類似達文西密碼似的,把虛構的偽混入一些真,提高故事的可信度。 不過,記得第一次看德古拉的故事- 可能跟所有我們這個年代的人一樣- 是1992年 Coppola 的那部浪漫又經典的電影。當時年紀很小,看完許久後還會作惡夢,許久後還會迷惑於那個邪惡與激情的交界。 即使到現在,腦子裡還深深的刻著電影中的一些場景- 那個滲血的教堂、那場暗夜的移動、Gary Oldman 那個多情的德古拉公爵版本等等- 這就是為什說它經典吧!   再來是2000年,為了看John Malkovich,看完後為之驚艷的 The Shadow of Vempire。非常有趣的電影,故事場景推回到80年前德國導演Murnau 的那部吸血鬼片的拍片現場,假設Murnau 真的遇到了德古拉公爵本人,並且用自己的生命為交換,換得公爵本人在他片中飾演他自己- 所以說他的吸血鬼片中拍到了真的吸血鬼。 我記得這部片子不是整部黑白,就是絕大的場景黑白。裡頭的德古拉公爵不浪漫也不可怕,是介於另人想吐和搞笑的邊緣。 看完這部電影後,我又千辛萬苦去找到了Murnau 的吸血鬼版本。裡頭演什麼我就反而記不得嘍。至於夜訪吸血鬼啦,還有其他提到吸血鬼的電影- 我就都沒看過了。 最近還奉命出訪羅馬尼亞,腦子裡的第一個念頭就是- 厚,不會被吸血鬼攻擊吧?還好公務繁重無暇胡思亂想,於是沒掛蒜頭也沒戴十字架就出發了。是有被羅馬尼亞現代計程車司機吭啦,但他們中古時期不朽的吸血鬼我就連夢都沒夢過了。(我還有帶著書去製造氣氛喂!)

Posted in 電影 | Leave a comment

女皇日

小令不是住在倫敦而是住在溫莎。 溫莎最出名的就是- 身為目前英女皇的居住地。   週日待在英國照例要來一題心靈滋養,查了一下原來 Babel (天哪中譯又叫做是什麼火線什麼的) 英國還沒有上映。飲恨。 另一個選擇是波特小姐。算了,看來不太符合我想要沈重的口味。 翻了一下溫莎藝廊,原來這禮拜在上映The Queen,就這部吧。   記得幾個月前就在西班牙看到這部電影的海報了,有點失敗的 Hellen Mirren 英女皇劇照讓我第一時刻誤以為那是反串秀舞台劇宣傳。 (天哪誰設計的海報?應該放她有戴帽子時的照片,說服力會稍高一點咩。 我放的照片- 第一張是英國海報,下面一張是西班牙版海報。)   電影本身我不覺得有多出色,倒是對其中的幾幕和我看到的英國頗有感覺。 皇族一家到白金漢宮前探視哀悼黛妃的民眾時,女皇接到一個小女孩指名給她的花束時感動莫名;黛妃的傳奇、媒體的炒作、政治界的角力,當這些都散去後,英國人對女皇的愛戴郤還是堅強的存在著。這種愛戴也許敵不過一個危機,但它代表的是一種另一層次的時代意義。   今天的溫莎藝廊不同於往常服務小眾,放映室裡居然擠得水瀉不通。 我環顧四週,發現除了平時會來的小眾,大多是老公公老婆婆- 很奇異的景像,我想除了這播放片名是女皇,今天這放映室也是獻給她的。

Posted in 電影 | Leave a comment

十日電影密集班

短短不到十天,戰利品計有- 1. 國泰航空英國->香港,伍迪艾倫的小品 Scoop 2. 統聯台中->台北車上,又是伍迪艾倫的小品 MatchPoint 3. 台北長春,阿莫多瓦的完美女人 4. 台北長春,20個導演的巴黎我愛你 5. 國泰航空香港->英國,艾德華諾頓演的 The Illusionist   之前我說看史嘉列喬韓森看到快吐,現在連看二部她和伍迪艾倫的搭配,我是真的要吐出來了。 在長春戲院看到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DVD,本來想買但看到女主角又是她,馬上不考慮。   看完美女人真是大失所望。 故事太簡單,構圖簡單情感描述也太簡單,沒有太阿莫多瓦的感覺。 當初在倫敦和馬德里看到巨幅海報時還不知它是阿莫多瓦電影海報,這就是不識字的痛苦。   巴黎我愛你倒是不錯。 之前看過 十分鐘前小號響起,它是幾個導演針對同一主題的不同故事串連。還蠻喜歡的。 巴黎我愛你用的是同一個手法。但是一分分成二十段故事,因為每段故事分到更少時間,故事要說得動人簡直要有超凡功力。 這就像長篇小說和短篇小說,各有各的美感。特別喜歡的是小丑、瞎子與演員、一對要離婚的老夫妻、王爾德墓地等段。 這電影還眾星雲集-不少老牌法國影星、英國演員、好萊屋新秀統統軋上一角;加上它們又都拍在巴黎的各個角落,看了格外有感覺。 晚一點看有沒有空寫寫。   再補充最後看到的 The Illusionist。 不是什麼很出色的電影,不知最近好萊屋是不是風行魔術熱,怎麼那麼多電影都在演魔術師? 但是其中愛德華諾頓和女伯爵之間的愛情,是有把我小感動一下- 真是浪漫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電影 | 1 Comment

久違了的精采電影院

禮拜天的下午,那隻叫做豹的未婚夫又提前逃到了葡萄牙,一連串的打擊最後總算以大收獲收場,好唄致此這個週未不能算太壞。   這個大收獲就是-終於發現無聊的週日夜晚可以如何打發-電影院。 以前在台灣時很常去看電影,一個人或是二個三個,都無妨。 來歐洲後,因為週未幾乎就等於機場*2加上一些零星的時間,工作日也還是等於辦公室加飯店加機場之類的差不到哪裡去。電影?算了吧! 上次進電影院是在荷蘭,看的什麼垃圾已經不記得,但還記得是垃圾。   一整個早上就是送豹去機場、迷路、到處搜尋打聽鑰匙的下落,除此之外沒做什麼別的事。 早上太傷神胡亂吃了點吐司後就倒下去午睡,希望刻了我名字的鑰匙圈可以托個夢給我。(沒錯Vivi,人家珍愛的鑰匙圈現在不在身邊了。) 一如往常,沒做什麼太有建設性的夢,起床後心情更差因為才四點多天已經黑了。 英國,雖然比德國荷蘭好一點,週日還不致到處死城,不過下午五點後要找到還開著的店也幾乎是不可能。   好吧還是連上網看看可不可以去 Art Center 幹麻。然後意外的被我發現-不會吧!現在這時候電影院還有場次在放映。 於是趕緊訂了票衝去梅登嘿- 除史勞那間昆氏米外離溫莎最近的電影院。(當然要除了史勞,不上班我決不去史勞)   一張票7鎊!我再算了一下,大概台灣華納威秀二張票的錢,加上大手筆吞掉的熱狗飲料爆米花共9鎊。哇好貴的消遣。但是我想我會常去! (咦不是要學騎馬?)   看的電影叫做是The Prestige,剛才看了一下原來台灣早都放了還下檔了。不過好電影是不挑早晚的。 電影還算不錯,結構性不差;只是有一點看煩了史嘉莉喬韓森,拜託她是哪裡特好啊?還有其他女主角可選好唄?

Posted in 電影 | 1 Comment

不可能的任務之伊森個人秀

上禮拜因為達文西密碼客滿,終於進電影院去看了 Mission Impossible III 。感覺正如同預期。   我說 真想念電視影集的版本; 哈尼說 humm, that one was smarter。 我覺得其實影集版不只是 Smarter (一些高科技的運用,比較多的謀略,。。),更多了一種團隊精神。 不知道所有屬於新虎膽妙算世代的五六年級生 -或是更早的虎膽妙算世代- 是否也有同感。   還記得以前會有一個白頭髮的隊長,先去找到一個 Hint (那個反正會自動銷毀的東西),然後把它帶回來跟組員討論;組員各司其職貢獻想法,然後在縝密的計劃及通天的本領下,整組組員一起達成不可能的任務;每一個銜接都洽到好處,也正是如此才令人拍案叫絕。 組員中我記得有一個叫千面,一個叫鬼才,其他不記得了。 千面專門做面具,電影版裡的那個通才自己會做面具。 鬼才精通各種機器,電影版裡那個愛耍帥的傢伙似乎這方面也行得很,偶而有一個負責開車的黑人也會出來串場一下,提供一些儀器或做後勤支援。   不知道翻拍電影是不是要支付原本虎膽妙算製作小組一筆什麼版權;如果是的話還蠻浪費的,因為阿湯哥也只拿了片名、主題節奏及一些高科技概念來用用。   喜歡阿湯哥不可能的任務的人,請別太介意了- 以上純屬個人觀感。 片中的動作場景的確是原本影集版所不敵的。

Posted in 電影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