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心情點滴

荷蘭每週馬術新生活

搬回荷蘭後,最大的改變即是,自己的行事曆大多可以由自己而不是機票價錢來決定。   人說入境隨俗吧(成語已經不太會講了總覺得好像有另一句比較適合),在英國當女王鄰居時喜歡拎本書沿著河散步,搬來荷蘭鄉間可就沒那麼有文學意境了,只能學當地人騎著腳踏車去買菜。既然現在時間規律了,小令四處看看能幹什麼,於是看到了一些農家和馬廄。   馬我是很喜歡的,看著他們優雅的體態和具靈性的眼神,總覺得他們是非常高等的動物。小時候騎迷你馬只剩照片為證,二年前的生日被帶去比利時山間騎大馬則留下了美麗的回憶。    於是造訪了三個馬廄後,報名了其中一個星期五晚上初級班的騎馬課程。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Leave a comment

電梯驚魂記

我曾經有過教堂驚魂記、公車驚魂記、火車驚魂記。這次來了個更小空間的- 電梯驚魂記也到我了。   也像以往的每個禮拜一或二,昨天又是一個長長工作日,我在公司裡待到凌晨一點才收拾書包準備走人。 車子停在Upper Ground Floor,於是我打定了主意坐那隻裡面有鏡子的貨梯(順便可以檢討自己熬夜加班臉上的鬼樣子), 因為其他電梯沒有直接停這樓。 電梯向下,到了我要去的樓層停了下來,但門卻沒開,按開門也沒反應。 心中有了不祥的感覺,好吧這樓不停我又往下按一樓,按去Ground Floor。電梯往下動了一下,只動了一下下就停了。 我想我被卡在Upper Ground Floor和 Ground Floor之間了。Shit!   我按下緊急按紐,沒反應。我壓住不放二秒鐘三秒鐘再更長,還是沒反應。於是我一直壓一直壓,兼胡亂敲打電梯門一通。 電梯裡手機沒訊號。不過就算有訊號我也不知道凌晨一點可以打給誰求救。可能如果大樓裡沒人在的話我就得要打緊急求救號碼了。 有人叫我嗎?是有人在叫我嗎? 我聽到外頭有人在叫。 有!我被卡在電梯裡,我想我在一樓上面一點點。 得救了,顯然他聽到我按電梯緊急紐。 在哪裡?你聽得見我嗎?你是剛才從七樓下來的吧? 我又重覆了之後我感覺他的聲音更清楚了。 好我現在打電話叫人來,因為我自己打不開電梯。你等我一下我會回來。 要多久? 我想到好像有聽過有人卡在電裡最後被悶死的事。不過想想可能不會發生,因為整個電梯裡只有我一人在消耗氧氣, 應該我還可以吸一陣子。值班老公公沒回答我要多久。好在電梯裡有鏡子,我順便利用時間檢討自己熬夜加班臉上的鬼樣子。   你還在裡面嗎?聽得到我嗎? 老公公又回來了。當然他要懷疑了,都零晨一點多了一個女孩子卡在辦公大樓的電梯裡求救,是作夢嗎? 聽得到,我還在裡面。 這句話好像整個是癈話- 當然是聽到了才回答,也當然還在裡面(希望我有其他選擇)。我應該要說我還活著。 我已經打了電話了,馬上會有人來把電梯打開。好嗎? 要多久啊? 我想知道我檢討自己的鬼樣子還要多久,就連橫肉也都已經檢討過了,實在看不下去了。(又不是妝畫得好好的在顧影自憐) 已經在路上了應該一下子就到了。妳再等一下下。 於是他似乎又走了。我坐下來,坐在角落裡自己包包和電腦旁邊。   真的沒有過多久後,我開始聽到外面有一些講話聲音了。 他們敲了一陣子,我開始想到應該要準備一下相機拍下英雄救美的那一個時刻。 結果我太慢了,忽然電梯門一開我今晚的英雄二隻出現了加上他們身後的值班老公公。 果然我在二層樓之中,老公公伸出手來拉了我一把我就爬出了電梯。(還穿著窄裙)   為時不到半小時的電梯驚魂記就這樣結束了。我謝過幾位英雄後就去停車位找我的狗子了。 其實我算很幸運,是電梯壞掉而不是停電。電梯裡有空調有亮著的燈,我其實不算怎麼驚魂到。 車子要開出停車場時我看到二隻英雄開的救火車呼嘯而去。拿出相機趕快照,拍到了小小的非常模糊的照片。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1 Comment

親和或是尊重

在香港機場逛大街時,我忽然被一個胖媽媽狠狠撞了一下。還沒回頭我就知道:這是臭老美。我並不是說大胖子講 Sorry 的就一定是臭老美。只是,在歐洲住了一段時間,我其實發現歐洲人很注意自己和他人的距離。跟熟人們有抱抱或親親的等級,跟同事你握手或是把手放在對方雙肩表示信任,跟陌生人呢就算十分胖也決不致於撞上去。 以前很不喜歡坐計程車,覺得是窩在陌生人的空間裡。現在呢,出了機場招台計程車是免不了的,久了我也就自以為習慣了。有一次在台北,我一出旅館的門,馬上就跳上一台固定在外頭排班的計程車。(外觀很新很好的車)交待完是要去桃園後我馬上就痴呆了,很想跳車,因為發現整台車子充滿了司機大哥的體味。而且攏罩著我全身。管不了開了冷氣,我任窗子大開說是愛吹自然風,接著我頭機乎是伸出窗外一路到下車。真的很噁心。外國人不分年齡層及性別,都比較有搽香水的習慣,也有可能因為他們天生體味就可能比較重。 可能有人會說,隨時注意自己和外在的距離是冷漠,隨時注意自己散發的氣息則不夠真。我倒真的覺得親和力是自己可以決定的沒錯,但是注意一下自己是不是冒犯到他人則是尊重別人也尊重自己的表現。 台灣的很多事情也才二三年我居然就忘了,只剩下所有完全美好的回憶。台北計程車的這件事發生在去年,現在每次回台北要跳上計程車時我都非常害怕,這算是餘悸猶存吧。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Leave a comment

高中母姐會

看看這個畫面,這不是母姐會家長會吧?NO 這其實是我們已然二代同堂的高中同學會。小令今年也才三十一枝花,居然已經面臨到這種樣式的同學會。小孩是很可愛沒錯啦,同學會完到楚蒂家中續攤,看到娃娃們這樣在地板上爬來爬去,居然已經有那種下個世代已經到來的感覺。          至於我咧,我再想一想吧,畢竟從來我就不是那種富有母性光輝之人。 手上沒有娃娃,小令嚐鮮坐高鐵,享受一人寂靜。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Leave a comment

劈腿

我們二年前搬進荷蘭的家時,有找了一位油漆匠來幫忙粉刷。 這位彼得因為就住附近,後來我們家裡要打瓷磚或是釘什麼櫃子時,時常他就過來借我們工具或是跟我們一起做,有陣子真的還蠻熟的。 後來聽說他有一天計劃外提早回家,居然把他老婆捉姦在床,他當場氣得要把她給休了。但最後搞半天還是沒有離婚。 一是因為錢啦,雖是他老婆背著他偷人,但只要一離婚二人的財產就得加起來後除以二對半分,對彼得來說真正是吃了虧但怎樣也輸。 另一者是,他老婆的講法- 她只是偶而出牆偷吃啦,心裡愛的只有彼得啦。   豹在公司裡有一圈小小的法語社交圈,來自巴黎的歐荷女士和荷藉的老公育有二女,小孩都還沒上幼稚園。 大概半年前豹有一天在公司外的路上,偶然蹱見歐荷和他們同樣法語社交圈的同事並肩走著卻舉止非常親暱。 幾個月後,這位有夫之婦和這位男同事在一起的消息就公開了。 當豹再在公司走廊上遇到歐荷時,歐荷雙眼閃著幸福,聲稱這回才找到了真愛,即使這男人已罹患癌症還是堅信二人能互相扶持面對任何艱難。   幾乎是同時聽到這二個故事,我開始想到的是- 劈腿的定義是什麼?是靈魂上的背叛還是身體上的背叛。劈腿的要素是什麼?是不仁不義還是勇敢面對自己? 歐菏的故事更是讓我頗為震驚。我們是去過她家吃飯的,家裡佈置得溫馨舒適,老公多金有才氣,二個女兒可愛得像天使。 可是她卻為了眼前看到的真愛,放棄所有選擇了一條艱苦的路,決定跟著的那男人還身懷絕症不知明天有多長。 看看她家中的老公和幼女,還真的無法理解她何能如此狠心。   在豹的眼裡,二個故事卻是一樣的,都是一例人妻抛家棄子不知羞恥。 不知道我是不是太婦人之仁或是中心思想不夠明確,對例二其實我的同情和佩服是多於責難的。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1 Comment

潑嘍走了

一星期前,在巴塞隆納每天背靠背開會朝八晚十的那一週中, 某一天我在午夜過後回到飯店連上網路,一句忽然閃出的離線訊息 "佳娣, POLO走了,..",讓我忽然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當頭棒喝。 棒子打下去,你先是驚嚇不解,然後是極度痛楚淚水直流。   大約十年前的大學時代,我是班上的女公關而潑嘍是男公關。 潑嘍爽朗、健談、善良、充滿生命力、眼裡總是閃著光。我跨系選修俄國文學時,照著他給我的感覺,選了一個很適合的俄文名字給他。 潑嘍的手掌張得大大的,在我們上下機車時、溯溪時、躍下長堤時,總 thoutful 的等在那裡。   去年我結婚在台北宴客,潑嘍也到了。 我們沒能交談太多,我忙著換衣服穿梭人群之中,心想- 來日方長,以我們的交情潑嘍不會計較。 嫁到歐洲後一年,某次和潑嘍聊天時,我驚訝的得知他罹癌的消息。 網路的那頭他樂觀如昔,我擔心,但總深信他能撐過此劫。   一個月前我回台灣,跟朋友約好了一起去看潑嘍,去給老朋友打打氣。 病床上的他,縮得好小。我看到那張跟病魔奮鬥而變形的臉,眼裡不再閃著光但看到我時淚水已經滑下。 他伸出他唯一的那隻手,我看著他的手,和十年前是一樣友善的大手掌。 我沒有猶豫傾身握住那隻手,我請他加油,撐過了年就撐過了這個劫難。我沒有哭,因為我對我自己講出的話信心滿滿不疑有他。 潑嘍撐過了豬年,可是他沒有戰勝自己的癌細胞。 到現在我還不解,還是不懂。不懂為什麼是他,為什麼是現在。   得到消息後,我六神無主的在巴塞龍納繼續著那些會議。 在一個酒會上我和一位西班牙友人敘了敘舊,我關心的詢問他他女兒的病情。 然後他用過來人的語氣,衷心的建議我,好好去想想生命中什麼是重要的而什麼只是過程。 我自己還沒有想通,也還在想。好像杵在十字路口等著決定要先轉彎還是就繼續勇往直前。   潑嘍走了,據說是掛著笑容離開的。可是他留下了他所愛的妻子女兒,還有他的夢想和執著。 我們呢?不是該就此得到啟發,珍惜所愛,努力讓自己不虛度光陰嗎?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2 Comments

劇場迪瓦得羅

在捷克簽證過期前一週,小令又硬是湊出了個捷克行。(跟這個地方已是沒完沒了)    捷克真的太可愛,捷克文也是迷人到了極點。待在這個城市,即使閉上眼忽視週遭的璀燦,只消聽聽身旁的捷克語閒聊,嘴角就能不住的泛起微笑。 記得第一次的波西米亞行 ,對捷克文劇場一字深深著迷。Divadlo Divadlo…. 念著念著已經像是充滿著魔力。Nikki 的那些 Maminka (親暱版媽嘛)叫喚,和我自己也能喊出的Diekuyo(親暱版謝謝),也是可愛到了極點,不知世上有什麼比這更甜。 也許如果連他們的語言也真的那麼喜歡,小令是不是就該停止了只在入口徘徊?some says Life is a fight。我說 Life is a journey of discovery,發現各種不同的美,當然每天也可能發現自己多無知(happily)。No pay no Gain- isn’t it? 昨晚看了一部還算不錯的電影-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雖然那些英雄式的配樂和流俗的舖陳很令人作嘔)一些很有哲理的對白讓小令細細的檢討著自己所為何來、要的是什麼、被指派的是什麼、什麼才是自己快樂的泉源。想著想著似乎有了一點頭緒。 對了既然講到這部電影,一些片中我自己很有感覺的句子跟大家分享-There aren’t ordinary moments.* 所以要珍惜每一個當下。                                                                    .大腦也是反應的機器,腦中所有的思緒並不能代表真正的想法。* 小令不時受到自己一些無端的念頭困擾而自責,這句話真的讓我如釋重負。                                        .旅行的意義不在於終點而在於過程。*(深深一躹躬)如果只想著抵達後就會怎樣怎樣,那路上所有該體會的風景就都浪費掉了。             .Where are you? Here!   Whe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心情點滴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