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里斯本的故事

身著寬鬆的麻布褲,小令在攝氏二十度的里斯本。

剩下的最後一小時,走出星級商務飯店,彎進巷弄,小令走入在地人生活。

紅綠燈號誌在台北頗具參考價值,但在這個城市他們進一步化身成像徵性指標。
 
一牆單人床房間都嫌小的店面並沒有各式菜單可供選擇,進門吃午餐的客人全接受了加熱的阿媽煎餅配豆子。
而觀光客用 1.25 歐元也換得了一個站位,一杯咖啡,和一塊大蛋糕- 心裡的滿足無價。
也正是除了這位不懂葡語的客人,否則店裡的家常談話人人有份。
聽計程車司機訴說著航海時期的輝煌殖民歷史,不禁懷疑北非風格藍色磁磚牆是否也是個葡萄牙旗幟。
處處可見鬥牛的西班牙,相較於這個國家的紅火雞和乳牛,遜色許多,。。
 
將要離開時,在機場發現了市區廣場邊買的紅酒塞,由3 歐元搖身一變變成9 歐元。
於是很認命的穿回西裝,準備回到攝氏六度的陰雨倫敦。
 

在里斯本重拾葡氏蛋達,蠻有意思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心情點滴.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